成為我們的粉絲,為我們按個讚!

政策研究

人權平台
2019-07-12
文/ 李奕萱 照片來源:Jeanne Menjoulet 2019年4月29日,南投東埔部落族人Bukun(伍金山)來到臺北,在促進轉型正義委員會(後簡稱促轉會)的陪同下,在六張犁見到未曾謀面父親的墓。1952年,Bukun時任警察的父親伍保忠被懷疑參與叛亂組織,遭到逮補,在羈押期間因病死亡。 遲遲沒送到的死亡通知,讓家人從來不知道他的下落,直到促轉會帶著判決書、死亡證明等檔案拜訪,等待超過六十年的真相才終於到來。伍保忠的故事並不是個案,直到現在,也還有受難者家屬等不到答案。
人權平台
2017-11-10
去年仲秋,識得一位來自對岸被迫流亡的公益同路人。打從1992、1993年起,我們在各自的土地上投入公益領域。直到,她終於被迫從自己的土地抽離,歸期難定地來到我所在的土地,名為旅行實質流亡。文:張瓊齡(台灣國際志工協會理事長) 首先聲明,這絕不是趕搭時下仍夯、還故意嘩眾取寵取個怪怪主題的路跑活動。標題也沒弄錯,雖然是「種水餃,生果酒」,但不是掛羊頭賣狗肉那回事;實際上是一把公益人做到被迫「跑路」的辛酸淚,而不是時尚小資只要報名繳費就有贈品可拿的公益路跑。 去年仲秋,識得一位來自對岸被迫流亡的公益同路人(註1)。打從1992、1993年起,我們在各自的土地上投入公益領域。她幾度以不同名目來台,我不計次數想去就去地赴中,算起來在兩岸公益圈有共同朋友,但總不相遇。直到,她終於被迫從自己的土地抽離,歸期難定地來到我所在的土地,名為旅行實質流亡。
人權平台
2017-11-08
讀者投書迷人來稿,專訪寇延丁,一路投身社會運動的她,說到自身對社運的看法:「這世界變得更好或更壞,永遠取決於願意付出代價做出改變的少數人。」 作者|李奕萱(就讀台大外文系) 「我乾了,您隨意。」是寇延丁在青平台主辦的「釀壺民主釘子酒」座談會的開頭標題,這句話從寇延丁的口中說出,溫婉和緩,彷彿揭示了她在訴說理念時的態度。 寇延丁是中國公益人士,推行基層民主、自下而上的自組織,在香港雨傘革命期間,曾因認識相關人士而以「顛覆國家」之罪入獄。近來,在臺灣已有一年餘的她行腳四方:參與白屯媽祖遶境、以腳踏車繞臺,旅途中,她不斷向臺灣的人們講述理念:「不了解中國不符合臺灣利益。」呼籲大眾關注中國的議題。
人權平台
2017-11-06
常言「知己彼,百戰勝」,透露的是敵我關係。我們或許可以說,兩岸自今仍處敵對,惟程度之差別。只是,對於這個鄰近的「想像的敵人」,我們認識到了什麼?又出現了什麼轉變?是否與實際存在落差?這個巨大的「中國因素」究竟生做啥款?文:李承哲 在《上訪》紀錄片沉重的映後座談氛圍中,寇延丁說「不了解中國,不符合台灣人利益」。思索至今。 參與「認識中國,青年思索台灣」計畫之前,儘管意識到「李明哲事件」非同小可,仍選擇幾近「忽視」的態度,顯示台灣人對中國問題的不了解。觀察臉書的好友動態,即便是議題同溫層,不免一片寂靜。為什麼?以下整理日前蒐集到青年的可能意見: 台灣的社會議題已經夠複雜、夠多了,哪有心力再關心中國議題? 中國問題太大、太複雜,即便想關心,也無從關注起。 中國阿!不就是又大又壞嗎?李明哲跑到人家地盤上撒野,不過自不量力!
財稅平台
2017-11-02
十九大後,中國金融系統性風險仍高,甚至有崩潰的危險,預料將加強去槓桿、去產能、去庫存等政策執行力道,避免泡沫經濟破裂出現「明斯基時刻」。十九大期間,中國人民銀行行長周小川在金融系統代表團會議中提到:「在繁榮的時期過於樂觀,會造成矛盾的積累,到一定時候就會出現所謂『明斯基時刻』,這種瞬間的劇烈調整,是我們要重點防止的。」
財稅平台
2017-10-20
美國政府推出稅改方案,若完成立法,個人及企業普遍享有減稅利益,稅改內容有降低稅率、簡化級距及調高標準扣除額。川普與共和黨領袖共同營造合作態勢,但財政赤字有隨稅收減少而擴大的風險。 美國政府最近公布稅改方案,若完成立法,個人及企業普遍都享有減稅利益。企業所得稅率由現行最高三五%,調降至單一稅率二○%,並廢除最低稅負制(Alternative Minimum Tax, AMT)。個人所得稅率也將由目前最高稅率三九.六%與最低一○%的七個級距,改為一二%、二五%和三五%三個稅率級距,且標準扣除額(standard deduction)加倍。
財稅平台
2017-10-16
金融業是不是能自外於其他產業,獨自發展成為一個戰略產業?或者以支援實體產業發展而存在?若做為戰略產業,要發展到什麼程度?這將影響金融業未來發展方向。金管會主委顧立雄說,他有個「疑惑」:金融業究竟是戰略性產業,還是支援實體產業發展的產業? 金融業當然是一國重要的戰略性產業,不僅是國家經濟的根基,更是一般產業發展的命脈;但金融不同於製造業,並無實體生產活動,而是以支援其他產業發展為主要任務。若將各別產業比喻成人體重要器官,金融產業就如同血液循環系統,血液輸送不及,組織勢必會壞死;沒有金融產業支援,經濟發展必然停滯。
法政平台
2017-09-30
數起金融業重大案件讓民眾對公司治理與金融監理失去信心。新任金管會主委顧立雄被批評為「非金融專業」,但他有可能為金融業帶來「鯰魚效應」,導正「代理人問題」嗎?在搬運過程放入鯰魚,沙丁魚為了躲避天敵吞食而加速游動,保持旺盛生命力。這個被激勵活化的鯰魚效應(Catfish Effect)廣泛運用在組織管理上。 當組織組成的時間一久,內部成員逐漸缺乏活力,有必要找外來的「鯰魚」加入團隊,製造緊張氣氛,讓舊組織產生新活力。 新任金管會主委顧立雄是否能以鯰魚效應,成為激勵金融業與監理機關的新活力? 顧立雄強調:法律和金融之間不要互相賣弄專業,專業讓人聽不懂,不叫專業,而是話術。顧立雄更一針見血點出金融業面臨「家族化經營」與「產金不分離」等結構性問題。這不但直指當前金融監理的問題核心,更讓監理機關有機會重新定位監督管理政策的新目標。
本系統已提升網路傳輸加密等級,IE8及以下版本將無法支援。為維護網路交易安全性,請升級或更換至右列其他瀏覽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