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為我們的粉絲,為我們按個讚!

「法政平台」相關文章

政策研究
2016-07-13
在前篇〈參與式預算的全球之旅〉一文,我們討論了參與式預算的模糊性。雖然參與式預算的立意—「老百姓有權決定公共預算該如何分配與執行」單一而明確,但因為制度設計不同,各地的參與式預算實際推動後成效並不一致,有些參與式預算制度如同巴西愉港一般,能夠促進社會正義的落實,而有些參與式預算卻只是虛晃一招,作為政治人物標榜擁護進步價值的手段。從理念到實際,讓我們更細緻地討論參與式預算的發展。 被定型的參與式預算 以學界對於模糊性的批評作為基礎來進一步審視參與式預算的實作,我們會發現參與式預算制度化後,反而可能侷限參與式民主的可能性。以紐約市為例,由於參與式預算的經費來源來自於議員工程補助款(discretionary funds)中的資本基金(capital funds),每件提案必須符合以下三項要求: 提案金額必須介於35萬到100萬美元之間。 公共設施本身必須至少能被使用五年以上。 提案內容必須是公共設施的建設、重建、採購、安裝或硬體升級。
政策研究
2016-07-01
接續:參與式預算的全球之旅:反思深化民主、實踐社會正義如何可能(上)https://newtalk.tw/opinion/view/37429
政策研究
2016-06-27
根據先前曾受邀來台分享歐洲經驗的辛特默教授(Yves Sintomer)等所主編的參與式預算全球報告,在2010年,世界上參與式預算就已高達1,500件,在五大洲的各個城市以不同規模、不同語言被實踐;在2013年版的報告書中,參與式預算的案例數統計更接近2,800件,三年內成長87%。這股參與式預算的風潮也在2014年九合一大選期間吹到了臺灣政壇,臺北市市長柯文哲打著「開放政府、公開透明、全民參與」的標語,首開政治人物之先,將參與式預算納入政見,目前除了臺北市以外,新北市、臺中市及高雄市也可見參與式預算的推動。綜觀全球的都市治理,結合公民參與的治理模式幾乎標記了當代跨國界的政治文化,也因此當我們鳥瞰參與式預算的世界分佈(下圖一),將會發現它儼然是一幅世界圖像(world image)。
政策研究
2016-06-21
甫落幕的第四屆北美參與式預算國際年會(4th International Conference on Participatory Budgeting in North America)由將參與式預算帶進美國的公民團體「參與式預算計畫」(The Participatory Budgeting Project,此後以PBP表示)主辦,吸引來自20多國、超過200名參與式預算的實作者、倡議者、研究者、政治人物以及數位技術業者,帶著各自的經驗與專業,於5月20日至22日在美國哈佛大學甘迺迪政府學院進行為期三天的交流,討論參與式預算的各式議題,學習彼此的成功經驗,並且記取雙方的失敗原因。
政策研究
2016-01-21
台灣大選前一夜到今,搶占國內外媒體版面是兩位女性,一位是中華民國第一位女性總統蔡英文女士,另一位則是以中華民國國民身份加入韓國偶像團體TWICE 的周子瑜小姐。當蔡英文女士是因為在成為華人民主社會第一個女性領導人而受到全球注目,但周子瑜小姐登上國際版面的原因,卻是兩岸政治民主發展的落差與矛盾而波及,導致其人權受到非民主國家的政治迫害與權力罷凌。這場由台灣所舉辦的第六次總統直選的最終公演,女主角與女配角成為了鎂光燈的焦點,也點亮台灣,讓全世界都看見,但台灣這座舞台的暗處、布幕後的一片狼藉,正等著這位最佳女主角與他的劇組團隊收拾,並準備下一檔的戲碼。 大選意外插曲扯下的遮羞布
政策研究
2016-01-15
民進黨執政時期,政府為處理政黨不當取得財產課題,法務部曾擬具「政黨不當取得財產處理條例」(草案),並先後於2002年9月13日及2005年10月17日函送立法院審議,惟由於當時朝小野大,使該草案屢受杯葛,遲遲無法排入審議。基於許多人質疑難道不當黨產取得條例未通過,中國國民黨之不當黨產是否即無法處理?因此行政院遂於2004年底成立律師團,對中國國民黨不當取得黨產,主動提出告訴。希望追討當初所有權移轉有爭議,以及政府曾經撥經費補助,或委託購買之黨產,範圍包括在中廣名下之嘉義民雄、台北縣八里、板橋之土地,以及日治時代接收經營之19家戲院。其中,中廣公司位於板橋市民族段8筆土地,其現值超過10億元,市價約35億到40億元左右,若能變更為商業用地,更可上看60億元。
政策研究
2016-01-15
上個月國民黨的2016前任總統候選人洪秀柱,以現任候選人朱立倫的競選總部顧問團總團長身分,前往中國上海拜訪台商,希望能夠為低迷的藍營選情,引來多一點中國的暖流。號稱擁有台灣旅居中國人數超過30萬的上海,卻僅席開40桌、到場不到400人,台商們對於與中國國民黨維持良好的政商關係,似乎開始興趣缺缺、不覺得有那麼重要。 中國國民黨為何在台商沒了票房魅力? 這次台商對總統選舉反應冷淡,根據某報社論分析,其主要原因主要有三:第一、大選民調國民黨支持度落後大,許多台商認為本身已無法影響選情,在「不差我這一票」的心態,表態支持、返台投票的意願下降;第二、部分台商對國民黨執政成效的失望,認為行政與立法資源一把抓的國民黨,卻在兩岸服貿、貨貿頻頻卡關,讓台商感到不可思議,也澆熄了支持的熱情;第三、台商在中國與全球市場面臨產業處境與壓力,迫使台商無心再分散精力過問台灣政治,加上產業的上下游關聯性與台灣日漸脫鈎,對台灣的關心自然也就降低。
政策研究
2016-01-11
距下週六投票日沒剩幾天,各種荒誕不經的政治小道消息紛紛出籠。近日最詭異的流言,當屬「多數黨組閣」。幾個媒體不約而同盛傳,若中國國民黨失去國會最大黨地位,馬英九總統將提前釋出組閣權,除外交、國防等元首職權外,其餘內閣任命權將交由國會多數黨組閣云云。這條新聞究竟是那個陣營的傑作,本文不擬揣測,至於「多數黨組閣」在目前憲政體制上的不可行性,倒值淺談。
政策研究
2015-08-24
近日中國國民黨主動對外公布黨產處理情形,宣稱「爭議性黨產」僅剩6筆土地、4筆建物尚待處理,並將於今年7月底前以回贈方式執行完畢。被國際媒體譽為「全世界最有錢的政黨」僅剩10筆不動產具有爭議性?此番說詞不僅讓輿論譁然,更與昔日「行政院黨產網站」清查結果不符。
政策研究
2015-05-08
接轉型正義過程中法律的功能與作用(一) 肆、法律-尤其是刑法-的社會功能與作用 當今在德國刑法中佔有絕對主導地位的刑罰理論:積極的一般預防論(Roxin, Claus. 2006: 60ff..),乃是由現代德國最重要的社會學者之一Luhmann從系統論(Systemtheorie)的角度所進一步開展,針對法律與刑法的社會功能分析而得的理論。概言之,Luhmann認為社會構成的本質為溝通,而溝通又是由意義所組成,意義指的就是主體間的訊息交換,因此,從法律社會學的角度來看,規範做為社會的溝通的基礎架構,法律真正的社會意義即在於穩定社會大眾的行為期待,或謂「對法律忠誠的穩定化」。
訂閱文章
本系統已提升網路傳輸加密等級,IE8及以下版本將無法支援。為維護網路交易安全性,請升級或更換至右列其他瀏覽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