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為我們的粉絲,為我們按個讚!

政策研究

產經平台
2019-07-23
文:劉彥甫(University of Vienna & Ghent University Global Studies MA / 國立中央大學歷史學碩士、專欄作家)照片來源:Daxis 本文為東吳大學政治學系、台灣歐洲聯盟研究協會與青平台基金會於5/25共同舉辦「談談歐洲x作伙思索台灣_離岸風電如何打底永續台灣?」之延伸。 據環保署近年公布報告,一級致癌物砷的排放量在2016年達到達歷史新高,高達七成來自燃煤發電廠所製造的砷,不僅將導致罹患皮膚癌、肝癌、膀胱癌和肺癌的風險大增,也可能影響台灣孩童智能發展,與傷害孕婦胎兒等問題。如果過度依賴燃煤與燃氣,促使空汙威脅國人生理,那在國家發展與身體都不能割捨的情形下,是否有其他能源替代方案,甚至能帶動產業發展,就值得國人審慎思考。
產經平台
2017-07-11
美國川普政府的經濟政策一推出,立刻被解讀有利景氣復甦,但進度一再延宕讓預期逐漸冷卻,市場失望造成金融市場震盪。台灣情況也類似。 雙邊貿易額占全球四分之一經濟產值,歐盟與日本即將敲定《經濟夥伴關係協定》(EPA),美國則有被孤立之勢。川普就任以來採取貿易保護政策,正式退出《跨太平洋夥伴協定》(TPP),也要求重啟《北美自由貿易協定》(NAFTA)談判。 川普宣布退出TPP,日本首相安倍晉三取而代之,努力推進美國之外十一國版本的TPP ,日本更加快與歐盟間自由貿易協定談判。美重啟NAFTA談判進度落後,商務部長羅斯(Wilbur Ross)估計至少要到明年初才能完成。
財稅平台
2017-07-06
資本結構脆弱,卻管理大眾資金,又先天存在系統性風險,銀行業有這三大特殊性。誰能擔任董事?誰能擁有經營權?除了靠徵求委託書,更要瞭解金融的道理。 彰銀、合庫金控同日改選董事,政府單位、公營行庫、民營金控、農漁會、地方有力人士……各路人馬競相角逐。股東會外,爭訟盈庭、運作輿論並爭取委託書。金融業有何特殊性得以引起各方覬覦?  提供金融商品與服務以獲得收益,銀行吸收社會大眾資金,其管理資金不但遠較一般企業龐大,且資金都非經營者自身所有。這是第一個特殊性。 銀行資本結構脆弱是第二個特殊性。銀行支付存款利息,從事風險性投資,但只要資產跌價、投資虧損或市價減損時,就算資產仍未處分,也會透過資產評價而出現未實現損失,成為股東權益減項。
勞動平台
2017-07-03
林全指出「過度的封閉與保護,只會讓我們喪失競爭力」,其實完全正確,但應更適用於產業而非人才。因為唯有當產業真想力圖競爭時,引進外國專業人才才能水到渠成、事半功倍。有關人才問題,台灣正面對一個弔詭狀態:我們遭逢人才外流的困境,看來有些束手無策;另一方面,卻又亟思引進外國人才以協助產業與經濟發展。若我們憂心人才外流卻無法有效遏止,又何以能透過有效的政策來吸引人才流入?
財稅平台
2017-06-26
行動金融、數位金融、金融科技這些酷炫名詞持續襯托金融的炫麗外表,不應忘記金融的本質在於支援實體民生經濟的繁榮發展。尤其要為弱勢族群提供金融服務方案與保障。 金管會即將提出金融產業戰略發展計畫,朝開放方向檢討金融法規,期能提升金融業競爭力。金管會也曾宣示以「普惠金融體系」(Inclusive Financial System)為施政理念,呼籲金融從業人員與金融監理機關,擺脫專業偏執,站在投資人與小客戶立場,希望一掃陰霾,擺脫「目標可贖回遠期契約」(TRF)、兆豐銀違反洗錢防制、一銀提款機遭盜領,以及樂陞案等一連串弊端,造成民眾對金融業的信心危機。 「普惠金融體系」的目標在於健全政策、法律和監管制度框架,讓金融體系能共同為所有層面人口提供合適金融產品和服務。金融業除追求獲利外,也應思考如何為社會不同階層,特別是經濟上較為弱勢與金融無法普及落實族群,提供金融服務方案與具體保障。
人權平台
2017-06-21
青年政策是社會包容與理解的長遠溝通過程。歐盟提出《青年白皮書》、《歐洲青少年協定》及「2010~2018歐盟青年合作架構」,藉積極公民參與讓青年進入決策過程,值得台灣借鏡。 一年前,蔡總統宣誓要「為年輕人打造一個更好的國家」,但最新多項民調結果顯示,當初熱情支持新政府的二十~二十九歲青年族群對政府的施政不滿意度最高,信賴度也大幅下降。因此,如何重拾青年的支持,應是政府不可輕忽的課題。 面對多元選擇、變化快速的社會流動,年輕人對於未來的不安感日益加重。僵固的政府、企業與組織制度,實質限縮了年輕人尋求出口的管道,從追求可期待的「小確幸」,逐漸到出現「負能量」、「厭世」、「靠北」、「魯蛇」等自虐語言,都顯示了年輕人對生活與社會累積的無力感與不滿。
產經平台
2017-06-08
一帶一路之所以受重視,是因中國要玩一個前所未有的國際經貿遊戲。一帶一路與TPP是性質天壤之別的兩個極端。我們曾為TPP牽腸掛肚,對一帶一路則大可不必如此。 五月第三周全球經濟最大事件是由中國主導的「一帶一路」高峰會。中國啟動一帶一路不僅全球關注,也引發台灣內部是否該積極加入其行列的論辯,同時也疑慮此計畫是否會影響政府推動的新南向政策。台灣曾為能否參與《跨太平洋經貿合作協定》(TPP)牽腸掛肚,此刻是否也該擔憂一帶一路? 一帶一路之所以受重視,是因中國要玩一個前所未有的國際經貿遊戲──藉由協助多國建設基礎設施以利貿易進行。其做法是透過中國主導的亞投行對這些國家放貸,再由中國主導的建設團隊承做各國的基礎建設。為了協助後進國家的發展及促進貿易,過去先進國家也有經常性的放貸或直接援助措施,但從未像一帶一路這般由單一國家主導、劃定特定區域與路徑、指定參與國家、直接介入各國國內建設。
產經平台
2017-05-31
川習會後一個月,雙方公布經濟合作早期收穫,美中貿易持續開展。相對之下,台灣遭美國列為匯率操縱觀察名單與第14大貿易逆差國,台美經貿關係仍在原地踏步,有不進則退的危險。「川習會」後一個月,美中雙方公布「經濟合作百日計畫早期收穫」,中國恢復進口美牛,開放市場允許美國信用卡、電子支付、債券市場承銷,及信用評等機構進入中國市場;美國則給予中國一定待遇的液化天然氣出口,並派代表出席北京「一帶一路」高峰論壇;中國將參加六月在華盛頓舉行的「選擇美國」投資高峰會,增加對美直接投資。 相對之下,美國財政部四月十四日向國會提出《主要貿易夥伴外匯政策報告》中,將台灣等六國列為匯率操縱觀察名單。美財政部進一步期待台灣的外匯主管機關能改變外匯干預政策,只有在市場失常的例外情況下才干預外匯,並提高外匯存底管理及外匯市場操作透明度。
本系統已提升網路傳輸加密等級,IE8及以下版本將無法支援。為維護網路交易安全性,請升級或更換至右列其他瀏覽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