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為我們的粉絲,為我們按個讚!

政策研究

法政平台
2018-11-21
文:劉璐娜 參加了「拒絕『夜襲』意識形態」連署行動記者會,讓我有責任希望可以跟大家好好談一談這次選舉對年輕世代的影響和衝擊。 選舉和公投在即,由於工作屬性和關注,我們和不少青少年朋友一起工作,也對目前選舉有不少交流。今年的選舉和公投立場極端對立,我們觀察到世代間觀念和理念的差異。不少父母長輩和孩子之間對價值的選擇和主張不同,從台灣國家正名、同志平權、落實性平教育和永續能源選擇等等,都有極度的落差。
勞動平台
2017-07-03
林全指出「過度的封閉與保護,只會讓我們喪失競爭力」,其實完全正確,但應更適用於產業而非人才。因為唯有當產業真想力圖競爭時,引進外國專業人才才能水到渠成、事半功倍。有關人才問題,台灣正面對一個弔詭狀態:我們遭逢人才外流的困境,看來有些束手無策;另一方面,卻又亟思引進外國人才以協助產業與經濟發展。若我們憂心人才外流卻無法有效遏止,又何以能透過有效的政策來吸引人才流入?
財稅平台
2017-06-26
行動金融、數位金融、金融科技這些酷炫名詞持續襯托金融的炫麗外表,不應忘記金融的本質在於支援實體民生經濟的繁榮發展。尤其要為弱勢族群提供金融服務方案與保障。 金管會即將提出金融產業戰略發展計畫,朝開放方向檢討金融法規,期能提升金融業競爭力。金管會也曾宣示以「普惠金融體系」(Inclusive Financial System)為施政理念,呼籲金融從業人員與金融監理機關,擺脫專業偏執,站在投資人與小客戶立場,希望一掃陰霾,擺脫「目標可贖回遠期契約」(TRF)、兆豐銀違反洗錢防制、一銀提款機遭盜領,以及樂陞案等一連串弊端,造成民眾對金融業的信心危機。 「普惠金融體系」的目標在於健全政策、法律和監管制度框架,讓金融體系能共同為所有層面人口提供合適金融產品和服務。金融業除追求獲利外,也應思考如何為社會不同階層,特別是經濟上較為弱勢與金融無法普及落實族群,提供金融服務方案與具體保障。
人權平台
2017-06-21
青年政策是社會包容與理解的長遠溝通過程。歐盟提出《青年白皮書》、《歐洲青少年協定》及「2010~2018歐盟青年合作架構」,藉積極公民參與讓青年進入決策過程,值得台灣借鏡。 一年前,蔡總統宣誓要「為年輕人打造一個更好的國家」,但最新多項民調結果顯示,當初熱情支持新政府的二十~二十九歲青年族群對政府的施政不滿意度最高,信賴度也大幅下降。因此,如何重拾青年的支持,應是政府不可輕忽的課題。 面對多元選擇、變化快速的社會流動,年輕人對於未來的不安感日益加重。僵固的政府、企業與組織制度,實質限縮了年輕人尋求出口的管道,從追求可期待的「小確幸」,逐漸到出現「負能量」、「厭世」、「靠北」、「魯蛇」等自虐語言,都顯示了年輕人對生活與社會累積的無力感與不滿。
產經平台
2017-06-08
一帶一路之所以受重視,是因中國要玩一個前所未有的國際經貿遊戲。一帶一路與TPP是性質天壤之別的兩個極端。我們曾為TPP牽腸掛肚,對一帶一路則大可不必如此。 五月第三周全球經濟最大事件是由中國主導的「一帶一路」高峰會。中國啟動一帶一路不僅全球關注,也引發台灣內部是否該積極加入其行列的論辯,同時也疑慮此計畫是否會影響政府推動的新南向政策。台灣曾為能否參與《跨太平洋經貿合作協定》(TPP)牽腸掛肚,此刻是否也該擔憂一帶一路? 一帶一路之所以受重視,是因中國要玩一個前所未有的國際經貿遊戲──藉由協助多國建設基礎設施以利貿易進行。其做法是透過中國主導的亞投行對這些國家放貸,再由中國主導的建設團隊承做各國的基礎建設。為了協助後進國家的發展及促進貿易,過去先進國家也有經常性的放貸或直接援助措施,但從未像一帶一路這般由單一國家主導、劃定特定區域與路徑、指定參與國家、直接介入各國國內建設。
產經平台
2017-05-31
川習會後一個月,雙方公布經濟合作早期收穫,美中貿易持續開展。相對之下,台灣遭美國列為匯率操縱觀察名單與第14大貿易逆差國,台美經貿關係仍在原地踏步,有不進則退的危險。「川習會」後一個月,美中雙方公布「經濟合作百日計畫早期收穫」,中國恢復進口美牛,開放市場允許美國信用卡、電子支付、債券市場承銷,及信用評等機構進入中國市場;美國則給予中國一定待遇的液化天然氣出口,並派代表出席北京「一帶一路」高峰論壇;中國將參加六月在華盛頓舉行的「選擇美國」投資高峰會,增加對美直接投資。 相對之下,美國財政部四月十四日向國會提出《主要貿易夥伴外匯政策報告》中,將台灣等六國列為匯率操縱觀察名單。美財政部進一步期待台灣的外匯主管機關能改變外匯干預政策,只有在市場失常的例外情況下才干預外匯,並提高外匯存底管理及外匯市場操作透明度。
產經平台
2017-05-16
拿近期的經濟數據來與前朝相比,除了不盡公允之外,實也無必要。經濟結構調整是讓人民有感的基礎工程,其中充滿艱險,需要許多溝通與折衝,只能虛心面對、勇敢前進。新政府上任將滿周年,執政的民進黨日前端出經濟成績單,指出在經濟成長、整體出口、對中國出口、觀光客來台、就業與薪資等各方面均有較前朝更好的表現。除了宣揚「政績」外,打臉前朝的意味也頗為濃厚。 新政府當然很急,因為支持度一直上不來,此番藉著不錯的經濟數據,看看能不能挽回些民心。但可惜的是,這樣的做法不僅徒勞無功,還可能自傷幾分。 正由於新政府上台還不到一年,孱弱的經濟結構不可能瞬間轉強,還算好但也沒多好的經濟數據非來自新政府的神力,而多是老天眷顧。
教育平台
2017-05-10
我們一方面培養大量博士卻無法善用,一方面還高喊人才不足,欲積極引進外國專業人才,何其諷刺。台灣愈來愈少年輕人願意繼續深造博士,這是國家的危機。 人才外流已成台灣發展的隱憂。這其中,台灣近年來培養的大量博士由於國內欠缺適當就業機會,大舉西進到中國謀求大學教職的情形也愈來愈多,引發為對手培養人才以及何以未能提供下一代人才發展機會的擔慮。 從政治上來看,許多人擔心中國願意提供大學教職,是基於統戰目的。這雖可能,卻毋需過慮,因為一來擁有博士學位的年輕人當較具有獨立思考能力;二來中國過去對台的「入島、入戶、入心」政策即便已來侵門踏戶,成效卻仍不彰。 台灣博士絡繹西進不外乎供需問題。首先,台灣的大學面對少子化威脅,對增聘教師已顯保守,導致被量產的博士難尋教職;其次,台灣產業界對博士人才的需求向來不高,也使得具有博士學位者若不願屈就,就只能固守在學術研究領域。
本系統已提升網路傳輸加密等級,IE8及以下版本將無法支援。為維護網路交易安全性,請升級或更換至右列其他瀏覽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