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為我們的粉絲,為我們按個讚!

政策研究

法政平台
2019-06-20
陳冠霖 2019年06月13日  照片來源:Aaron_Anderer 我們走出來,只因為我們是人,有尊嚴的人。豬被殺還會叫幾聲,人豈能不如豬,默默地任憑惡法宰割?我們怎能容忍一個人人有法律外衣保護的社會,淪為人人赤身露體任憑強暴的社會? (《我們為什麼要走出來》,李怡發表於2019年6月10日「反送中」遊行之後) 香港人「反送中」正值烈火燎原之際,香港資深知名媒體人李怡也頂著八十三歲的身軀,選擇了跟香港年輕人一起站出來反對中國北京當局跟香港特區政府強推《逃犯條例》,並發文譴責中國和香港政府的違法與蠻橫。
法政平台
2016-07-20
作為系列分享的最後一篇,本文延續先前的基調,以解放參與式民主的想像為目標,再介紹另一個參與式預算的案例。參與式預算的實施場域其實很廣,譬如說葡萄牙的馬德拉群島(Madeira)是屬於國家自治區層級;巴西的愉港市、美國加州瓦列霍市(Vallejo)、法國的巴黎市、韓國的首爾市、我國的臺北市是屬於全市層級;美國的芝加哥市、紐約市、我國的新北市、臺中市是屬於選區(行政區)層級;另外,波士頓則推動全市層級的青年參與式預算;溫哥華某些小學、紐約市立大學則推動校園參與式預算;而本文的主角加拿大多倫多社區住宅又展現另一種可能性,它是以公宅社區為單位推動參與式預算。接下來,筆者將介紹它的作法、由來、參與成效,並且說明參與式預算如何作為「城市權」(the Right to the City)的社會實踐,最後以對臺灣發展參與式預算的期許作結。
法政平台
2016-07-15
從實際回到理念 從理念到實際,我們藉由美國與臺灣不同的案例帶出參與式預算在長期發展與短期擴張所會碰到的共同難題。為了要將參與式預算實踐於現實社會,很多時候制度設計者必須屈就於法令規範、政府運作模式等,一時的權宜因而成為民主的限制,然而,面對制度的定型與僵化,我們要秉持開放的心態,透過不斷地修正賦予制度彈性,找到適合地方的最佳實踐,因此就讓我們從實際再回到理念,釐清能夠改變社會的(transformative)參與式預算的樣貌。 根據美國政治學者溫普勒(Brian Wampler)的歸納,參與式預算理想的制度設計應該包含以下四大原則: 發聲原則(Voice):參與式預算的宗旨是為弱者發聲,希望藉由制度設計讓在傳統政治制度之下弱勢、被邊緣化的聲音能夠有機會透過審議過程的積極聆聽而有被同等重視的機會,進而激發更有活力的公民參與。
法政平台
2016-07-13
在前篇〈參與式預算的全球之旅〉一文,我們討論了參與式預算的模糊性。雖然參與式預算的立意—「老百姓有權決定公共預算該如何分配與執行」單一而明確,但因為制度設計不同,各地的參與式預算實際推動後成效並不一致,有些參與式預算制度如同巴西愉港一般,能夠促進社會正義的落實,而有些參與式預算卻只是虛晃一招,作為政治人物標榜擁護進步價值的手段。從理念到實際,讓我們更細緻地討論參與式預算的發展。 被定型的參與式預算 以學界對於模糊性的批評作為基礎來進一步審視參與式預算的實作,我們會發現參與式預算制度化後,反而可能侷限參與式民主的可能性。以紐約市為例,由於參與式預算的經費來源來自於議員工程補助款(discretionary funds)中的資本基金(capital funds),每件提案必須符合以下三項要求: 提案金額必須介於35萬到100萬美元之間。 公共設施本身必須至少能被使用五年以上。 提案內容必須是公共設施的建設、重建、採購、安裝或硬體升級。
法政平台
2016-07-01
接續:參與式預算的全球之旅:反思深化民主、實踐社會正義如何可能(上)https://newtalk.tw/opinion/view/37429
法政平台
2016-06-27
根據先前曾受邀來台分享歐洲經驗的辛特默教授(Yves Sintomer)等所主編的參與式預算全球報告,在2010年,世界上參與式預算就已高達1,500件,在五大洲的各個城市以不同規模、不同語言被實踐;在2013年版的報告書中,參與式預算的案例數統計更接近2,800件,三年內成長87%。這股參與式預算的風潮也在2014年九合一大選期間吹到了臺灣政壇,臺北市市長柯文哲打著「開放政府、公開透明、全民參與」的標語,首開政治人物之先,將參與式預算納入政見,目前除了臺北市以外,新北市、臺中市及高雄市也可見參與式預算的推動。綜觀全球的都市治理,結合公民參與的治理模式幾乎標記了當代跨國界的政治文化,也因此當我們鳥瞰參與式預算的世界分佈(下圖一),將會發現它儼然是一幅世界圖像(world image)。
法政平台
2016-06-21
甫落幕的第四屆北美參與式預算國際年會(4th International Conference on Participatory Budgeting in North America)由將參與式預算帶進美國的公民團體「參與式預算計畫」(The Participatory Budgeting Project,此後以PBP表示)主辦,吸引來自20多國、超過200名參與式預算的實作者、倡議者、研究者、政治人物以及數位技術業者,帶著各自的經驗與專業,於5月20日至22日在美國哈佛大學甘迺迪政府學院進行為期三天的交流,討論參與式預算的各式議題,學習彼此的成功經驗,並且記取雙方的失敗原因。
法政平台
2016-01-21
台灣大選前一夜到今,搶占國內外媒體版面是兩位女性,一位是中華民國第一位女性總統蔡英文女士,另一位則是以中華民國國民身份加入韓國偶像團體TWICE 的周子瑜小姐。當蔡英文女士是因為在成為華人民主社會第一個女性領導人而受到全球注目,但周子瑜小姐登上國際版面的原因,卻是兩岸政治民主發展的落差與矛盾而波及,導致其人權受到非民主國家的政治迫害與權力罷凌。這場由台灣所舉辦的第六次總統直選的最終公演,女主角與女配角成為了鎂光燈的焦點,也點亮台灣,讓全世界都看見,但台灣這座舞台的暗處、布幕後的一片狼藉,正等著這位最佳女主角與他的劇組團隊收拾,並準備下一檔的戲碼。 大選意外插曲扯下的遮羞布
本系統已提升網路傳輸加密等級,IE8及以下版本將無法支援。為維護網路交易安全性,請升級或更換至右列其他瀏覽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