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為我們的粉絲,為我們按個讚!

政策研究

法政平台
2017-09-30
數起金融業重大案件讓民眾對公司治理與金融監理失去信心。新任金管會主委顧立雄被批評為「非金融專業」,但他有可能為金融業帶來「鯰魚效應」,導正「代理人問題」嗎?在搬運過程放入鯰魚,沙丁魚為了躲避天敵吞食而加速游動,保持旺盛生命力。這個被激勵活化的鯰魚效應(Catfish Effect)廣泛運用在組織管理上。 當組織組成的時間一久,內部成員逐漸缺乏活力,有必要找外來的「鯰魚」加入團隊,製造緊張氣氛,讓舊組織產生新活力。 新任金管會主委顧立雄是否能以鯰魚效應,成為激勵金融業與監理機關的新活力? 顧立雄強調:法律和金融之間不要互相賣弄專業,專業讓人聽不懂,不叫專業,而是話術。顧立雄更一針見血點出金融業面臨「家族化經營」與「產金不分離」等結構性問題。這不但直指當前金融監理的問題核心,更讓監理機關有機會重新定位監督管理政策的新目標。
法政平台
2017-05-04
以「參與式預算」的公民審議精神,開放民眾參與「前瞻基礎建設」的預算程序,監督預算執行成效,才是財政制度透明與效率提升關鍵。容納公民政策參與,才會有公共治理的政策創新。 「前瞻基礎建設」遭到各界嚴厲批評,各項目是否妥善?效益如何評估?分配過程是否透明?特別預算舉債排除公債法限制,財政上是否永續?在在都是爭議焦點。 立法院委員會聯席審查條例草案時,發生朝野衝突,議事人員混亂中宣讀條文宣布審查通過,最後又決定重新審查,爭議仍在。蔡英文總統則在執政黨會議中批評論述不足,要求行政部門讓社會大眾瞭解各項建設的未來願景。被批評後行政部門強化宣傳,但民眾是否有被說服?
法政平台
2016-12-30
臺中市市長林佳龍才剛頒發獎狀,感謝市民積極參與臺中市參與式預算,結果一個禮拜不到,臺中市參與式預算推動團隊的經費卻在市議會民政委員會慘遭刪除預算,若下週大會中無議員提出覆議翻盤,團隊明年恐怕只能解散。 參與式預算,是一種直接民主的制度。它企圖挑戰傳統政府編列預算的絕對權力,改由人民自己決定部分公共預算的支出。今年臺中市參與式預算,參與提案的市民須經過層層關卡:提點子、公共討論、反覆溝通並修改提案、公開展覽、全市投票,最後獲選後交由市政府確切執行。此過程除培力市民外,更希望能合理公平地分配資源,讓傳統政治中被忽略的弱勢族群都有權力影響公共支出。
法政平台
2016-11-11
若我們對建設偉大國家還有夢想、對MIT國家經濟形象還有堅持,當然不能容忍違章工廠的存在。若因要員誇讚就要將違章工廠就地合法,不如也將權貴的違規停車合法算了!為數眾多的違章工廠是台灣的特色。或者說,很難想像在夠先進的國家中,會有這麼多的違章工廠明目張膽地存在,而且政府不但束手無策,甚至還默許、鼓勵。 多年來,從中央到地方,對違章工廠都沒有具體明確的處理政策。中央永遠踟躕於是否該讓違章工廠就地合法;地方則多是基於人情、利益、社會安定等「多元」考量,總是無意認真面對。 既是違章工廠,當然有其不應、不宜在此區位從事生產的理由。它之所以存在,當然就是便宜行事、節省成本,不願到合法工業區設廠。若人人如此,也就不用有工業區的設置了。
法政平台
2016-07-25
接續:向加拿大取經:從多倫多社區住宅參與式預算反思「城市權」的實踐(上)http://newtalk.tw/member/preview/38283
法政平台
2016-07-20
作為系列分享的最後一篇,本文延續先前的基調,以解放參與式民主的想像為目標,再介紹另一個參與式預算的案例。參與式預算的實施場域其實很廣,譬如說葡萄牙的馬德拉群島(Madeira)是屬於國家自治區層級;巴西的愉港市、美國加州瓦列霍市(Vallejo)、法國的巴黎市、韓國的首爾市、我國的臺北市是屬於全市層級;美國的芝加哥市、紐約市、我國的新北市、臺中市是屬於選區(行政區)層級;另外,波士頓則推動全市層級的青年參與式預算;溫哥華某些小學、紐約市立大學則推動校園參與式預算;而本文的主角加拿大多倫多社區住宅又展現另一種可能性,它是以公宅社區為單位推動參與式預算。接下來,筆者將介紹它的作法、由來、參與成效,並且說明參與式預算如何作為「城市權」(the Right to the City)的社會實踐,最後以對臺灣發展參與式預算的期許作結。
法政平台
2016-07-15
從實際回到理念 從理念到實際,我們藉由美國與臺灣不同的案例帶出參與式預算在長期發展與短期擴張所會碰到的共同難題。為了要將參與式預算實踐於現實社會,很多時候制度設計者必須屈就於法令規範、政府運作模式等,一時的權宜因而成為民主的限制,然而,面對制度的定型與僵化,我們要秉持開放的心態,透過不斷地修正賦予制度彈性,找到適合地方的最佳實踐,因此就讓我們從實際再回到理念,釐清能夠改變社會的(transformative)參與式預算的樣貌。 根據美國政治學者溫普勒(Brian Wampler)的歸納,參與式預算理想的制度設計應該包含以下四大原則: 發聲原則(Voice):參與式預算的宗旨是為弱者發聲,希望藉由制度設計讓在傳統政治制度之下弱勢、被邊緣化的聲音能夠有機會透過審議過程的積極聆聽而有被同等重視的機會,進而激發更有活力的公民參與。
法政平台
2016-07-13
在前篇〈參與式預算的全球之旅〉一文,我們討論了參與式預算的模糊性。雖然參與式預算的立意—「老百姓有權決定公共預算該如何分配與執行」單一而明確,但因為制度設計不同,各地的參與式預算實際推動後成效並不一致,有些參與式預算制度如同巴西愉港一般,能夠促進社會正義的落實,而有些參與式預算卻只是虛晃一招,作為政治人物標榜擁護進步價值的手段。從理念到實際,讓我們更細緻地討論參與式預算的發展。 被定型的參與式預算 以學界對於模糊性的批評作為基礎來進一步審視參與式預算的實作,我們會發現參與式預算制度化後,反而可能侷限參與式民主的可能性。以紐約市為例,由於參與式預算的經費來源來自於議員工程補助款(discretionary funds)中的資本基金(capital funds),每件提案必須符合以下三項要求: 提案金額必須介於35萬到100萬美元之間。 公共設施本身必須至少能被使用五年以上。 提案內容必須是公共設施的建設、重建、採購、安裝或硬體升級。
本系統已提升網路傳輸加密等級,IE8及以下版本將無法支援。為維護網路交易安全性,請升級或更換至右列其他瀏覽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