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為我們的粉絲,為我們按個讚!

政策研究

人權平台
2019-07-18
文/李奕萱  照片來源:ølivier 對於納粹、共產黨的歷史傷痕,德國從檔案、空間、除垢、教育等方向下手,政府、民間相互配合,共同推動轉型正義。回到臺灣,轉型正義最早是由民間力量開始,從下而上地推動,才能走到現在的成果。直到現在,依然有許多不同身份、領域的人,用自己的方式來替轉型正義進一份心力。 創辦共生音樂節,用年輕人的語言來說歷史 共生音樂節創辦人藍士博笑說:「關於轉型正義或是對臺灣歷史的理解,我跟年輕人可能已經是不同世代。我剛聽到時,就像是被雷打到的感覺,開始發現世界跟想像的不太相同。」因為這樣的「天啓」,他開始思考自己能發揮什麼樣的力量,讓議題被更多人看到。
人權平台
2017-11-08
讀者投書迷人來稿,專訪寇延丁,一路投身社會運動的她,說到自身對社運的看法:「這世界變得更好或更壞,永遠取決於願意付出代價做出改變的少數人。」 作者|李奕萱(就讀台大外文系) 「我乾了,您隨意。」是寇延丁在青平台主辦的「釀壺民主釘子酒」座談會的開頭標題,這句話從寇延丁的口中說出,溫婉和緩,彷彿揭示了她在訴說理念時的態度。 寇延丁是中國公益人士,推行基層民主、自下而上的自組織,在香港雨傘革命期間,曾因認識相關人士而以「顛覆國家」之罪入獄。近來,在臺灣已有一年餘的她行腳四方:參與白屯媽祖遶境、以腳踏車繞臺,旅途中,她不斷向臺灣的人們講述理念:「不了解中國不符合臺灣利益。」呼籲大眾關注中國的議題。
人權平台
2017-11-06
常言「知己彼,百戰勝」,透露的是敵我關係。我們或許可以說,兩岸自今仍處敵對,惟程度之差別。只是,對於這個鄰近的「想像的敵人」,我們認識到了什麼?又出現了什麼轉變?是否與實際存在落差?這個巨大的「中國因素」究竟生做啥款?文:李承哲 在《上訪》紀錄片沉重的映後座談氛圍中,寇延丁說「不了解中國,不符合台灣人利益」。思索至今。 參與「認識中國,青年思索台灣」計畫之前,儘管意識到「李明哲事件」非同小可,仍選擇幾近「忽視」的態度,顯示台灣人對中國問題的不了解。觀察臉書的好友動態,即便是議題同溫層,不免一片寂靜。為什麼?以下整理日前蒐集到青年的可能意見: 台灣的社會議題已經夠複雜、夠多了,哪有心力再關心中國議題? 中國問題太大、太複雜,即便想關心,也無從關注起。 中國阿!不就是又大又壞嗎?李明哲跑到人家地盤上撒野,不過自不量力!
人權平台
2017-09-22
小編語:  9/23週六晚上6點,青平台<釀壺民主釘子酒--認識中國,青年思索台灣>系列講座將播放《上訪》紀錄片(原片5小時,本次撥放2小時濃縮版)。在此,先讓大家透過本次與談人中國作家寇延丁女士的書寫,了解該紀錄片內容片全貌。敬邀您的參與,活動報名請參見青平台臉書!   上訪:千里之外的故事,近在咫尺的寓言 文 / 寇延丁,中國作家&第一代公益人、毅行者
人權平台
2017-09-21
  文/小光, 24 歲台灣人 2017.09.19
人權平台
2017-06-21
青年政策是社會包容與理解的長遠溝通過程。歐盟提出《青年白皮書》、《歐洲青少年協定》及「2010~2018歐盟青年合作架構」,藉積極公民參與讓青年進入決策過程,值得台灣借鏡。 一年前,蔡總統宣誓要「為年輕人打造一個更好的國家」,但最新多項民調結果顯示,當初熱情支持新政府的二十~二十九歲青年族群對政府的施政不滿意度最高,信賴度也大幅下降。因此,如何重拾青年的支持,應是政府不可輕忽的課題。 面對多元選擇、變化快速的社會流動,年輕人對於未來的不安感日益加重。僵固的政府、企業與組織制度,實質限縮了年輕人尋求出口的管道,從追求可期待的「小確幸」,逐漸到出現「負能量」、「厭世」、「靠北」、「魯蛇」等自虐語言,都顯示了年輕人對生活與社會累積的無力感與不滿。
人權平台
2016-10-24
經濟成長能否保一、出口能否不再連黑,固然是重要經濟議題,但這些議題如果不能對應到以人為本的生活品質與生命尊嚴,則一切數字都只會是幻象,沒有被追逐的意義。經濟表現的良窳經常不是由經濟成長率或幸福指數所能真切呈現的。經濟學開宗明義指出,經濟問題源於有限資源如何妥善運用,以盡量滿足人們無窮的欲望。在台灣,我們關心出口、投資、經濟成長,卻很少問這些經濟活動或指標是否真的提升或反映了我們的滿足程度或福祉! 日昨,新竹一保母在家私設托嬰中心,同時收托十四名嬰兒,若非發生嬰兒猝死事件,這麼誇張的事還難曝光。稍早是新店的安老院有六名老人葬身火災,更早前是高雄水災時,安老院的老人竟漂在水中,經查都是人力配置嚴重不足。這些新聞具體反映出兩個事實。
人權平台
2016-01-15
週五的午後,正是大部份人們引頸期盼下班好好回家放鬆的時候,也是大部份民間機構的社工們忙碌地要趕在公務員們下班前將資料完成交寄的時候。在年關將近的的12月11日週五下午,台北市政府社會局發出一紙新聞稿,要求追討台灣芒草心慈善協會在前一整年度向政府申請的所有補助款,其皆源自於早先台北市議員應曉薇的質詢。 在今年6月份,應曉薇議員打壓芒草心社工張獻忠引爆了眾多社福團體的公憤,共同召開記者會逼出台北市社會局長許立民承諾慰留張社工才平息這場風波。事隔近半年,當再次受到應議員同樣的壓力時,台北市社會局眼見這次無人關心,態度馬上產生180度的大轉變,順應壓力按照議員的要求處置芒草心。按府方新聞稿的說法:「台灣芒草心慈善協會於103年向社會局申請補助案時,由於社會局聘請的複審委員黃梅英未主動告知社會局其當時正擔任芒草心的常務監事,所以有信賴不值得保護之情形發生,因此撤銷當年度補助之審定結果,並追討已撥付之款項。」看似一個於法有據的處置,但背後其實只是反映了台灣整個社福體制崩壞的結構。
本系統已提升網路傳輸加密等級,IE8及以下版本將無法支援。為維護網路交易安全性,請升級或更換至右列其他瀏覽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