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為我們的粉絲,為我們按個讚!

政策研究

勞動平台
2017-07-03
林全指出「過度的封閉與保護,只會讓我們喪失競爭力」,其實完全正確,但應更適用於產業而非人才。因為唯有當產業真想力圖競爭時,引進外國專業人才才能水到渠成、事半功倍。有關人才問題,台灣正面對一個弔詭狀態:我們遭逢人才外流的困境,看來有些束手無策;另一方面,卻又亟思引進外國人才以協助產業與經濟發展。若我們憂心人才外流卻無法有效遏止,又何以能透過有效的政策來吸引人才流入?
勞動平台
2016-08-12
「一例一休」、「作七休一」到底好不好?若要人民埋單,則最會溝通、也不需討好任何人的新政府,必須先清楚讓人民了解「創新、就業、分配」的經濟願景、內涵與藍圖。因人民對經濟改善渴望而上台的新政府,面對的首要經濟難題,不是傳統卻已然令人麻痺的「經濟成長率保一」或「出口連十七黑」,而是勞資爭議的尖銳化。會有這樣的演變,其實有跡可循。 從經濟的脈絡來看,勞資爭議的尖銳化事實上勢不可免。長期以來,台灣經濟成長的果實幾乎未能分享到勞動者身上,數字上的證據極為明顯:實質薪資不但未隨經濟成長提升,反倒退回約十五年前的水準;勞動報酬占GDP的比重由最高時的超過五○%已降低至如今的四三%,而企業盈餘反而由不到三○%提高至近三五%。薪資不成長,加上長工時的苦勞現象已然嚴重,還要負擔政府絕大部分的稅收,所累積的被剝奪感不言可喻。
勞動平台
2016-06-16
國民黨立委召開記者會並提出法案,希望將基本工資訂為每月兩萬六千元,五年調高至三萬元。這個作法是否真的能為勞工加薪?還是空頭支票?加薪幅度做的到嗎?政客的加薪政策到底玩真的還是玩假的?受薪階級都看在眼裡! 檢討去年朱立倫主導通過的「加薪四法」是否真能為勞工加薪,就可以知道政策是否有效!去年五一勞動節當天,立法院通過公司法第二百三十五條之一修正案,要求公司章程明文規定年度獲利的一定比率或是一定金額要用來分派員工酬勞。如今股東會旺季到來,各大公司也因應公司法修正提出各自公司章程的修改,訂出員工酬勞分派比例。但這個作法卻無法真正有效為員工加薪。
勞動平台
2016-05-04
一如往年,各種勞動權益的訴求紛紛在五一勞動節提出。進入看守期的勞動部長陳雄文一副死豬不怕滾水燙的態度,輕蔑面對立委質詢。各產業工會及勞工團體只好選擇向即將就任總統的蔡英文喊話,並選擇從民進黨中央黨部集結,進行勞動節遊行。勞工陣線提出「Fight for 26K」和制定《最低工資法》兩項訴求。時代力量的立委們更提出《最低工資法》草案,訴求最低工資應調高為2萬6,867元,才足以保障薪資能滿足勞動者及受撫養家屬的最低生活所需。社民黨也提出「基本薪資兩萬六」等五大訴求,要求新政府勞動部必須在今年第三季召開基本工資審議委員會,依「維持本人及家屬之合理生活水平」的原則調漲基本工資,並期盼新政府能具體回應。
勞動平台
2016-02-17
放寬外籍白領勞工就業限制的政策即將於本月底上路。本次政策修改最大的變動就是取消過去對於白領外籍勞工的諸多來台就業門檻,改採研議已久的「評點制」。未來白領外籍勞工可不受薪資門檻47,971元與大學畢業需兩年工作經驗的限制。勞動部勞動力發展署長劉佳鈞說這是由於台灣本土的白領技術人才流出已為人才淨輸出國,再持續下去,我國的競爭力將趨於枯竭。因此才會有這些留才、攬才規劃。 但我們可以發現,這樣的思維的出發點純粹立基於勞動力供需的理由,但勞動力供需失衡真的可以靠引進外勞填補這麼簡單的方式解決嗎? 近年來台灣的薪資水平趨於停滯,其中服務業的低薪狀況尤其嚴重,服務業的一般從業人員薪資22k的比比皆是,多數行業甚至只能提供沒有發展性的低技術工作。在這樣糟糕的就業狀況下,台灣本土白領人才自然而然外流尋求更好的機會。所以勞動力供需失衡的真正問題應該是我們的薪資水準過低以及企業無法升級故只能提供取代性高的低階技術工作,而本應保障本國勞工的勞動部竟在這樣的情形下以勞動力供需的理由決定開放白領外籍勞工的輸入。
勞動平台
2014-07-17
  近年來低薪與工作貧窮問題受到重視,各國政府試圖強化所得重分配功能,調整最低工資,以加薪政策搶救民眾生活花費危機(Cost-of-living Crisis),政策性減緩日益擴大的貧富差距。美國總統歐巴馬(Barack Obama)將聯邦政府契約工人最低時薪調漲至10.10美元,並呼籲國會支持最低工資調升法案
勞動平台
2014-05-01
青平台基金會研究中心正式提出「漲工資,利大於弊-調漲基本工資,讓經濟良性循環」說帖,呼籲落實聯合國國際勞工組織131號公約及「經濟社會文化權利國際公約」第七條之精神,將「保障勞工及扶養人之基本生活水準」作為我國基本工資調整之基準,落實聯合國兩公約的國內法化。
勞動平台
2014-01-21
基本工資計算公式應丟棄總體經濟指標 基本工資制定之目的在於以國家的介入,加強弱勢勞工的議價能力,局部地緩和勞動市場中僱主所擁有的強勢主導地位,藉以達到提高邊際勞工薪資之目的,使其基本生活得到適度的保障。 1968年台灣首次以法律規定最低工資,之後在1988年到1997年之間幾乎每年調整調整一次;但1997年至2007年間都未調整過。而在之後的2008、2009年因金融海嘯,造成全世界經濟衰退,為顧及勞工就業安全及經濟成長,使得基本工資同樣未能調漲。 以下便將歷年基本工資的調整時程以時間軸回顧的方式呈現(點擊兩旁箭頭圖示):
For a better experience using this site, please upgrade to a modern web brows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