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為我們的粉絲,為我們按個讚!

日本圖書館與出版社的仁義之戰,看台灣

本月22日由日本出版社組成產業公會—日本書籍協會(JBPA)的文藝書小委員會,對日本約2,600家的公共圖書館,發出了請願書,「希望各圖書館在減少文藝書、文庫本的過量採購及募捐活動時,對出版界的生存與居民的要求之間利益的平衡,應慎重地考量」。這一封來自於出版界的「請願書」,可說是出版界對圖書館「同盟」關係與否的一封確認信,也象徵日本真實的「圖書館戰爭」正一觸即發。

圖書館拼命進新書,是朋友,是敵人?!

「書賣不掉,都是因為圖書館的錯!」,就像台北市圖書館便利店借書服務爭議一樣,圖書館與書本的銷售量之間的關係,也是近年日本出版業在面臨市場縮小困境時,常被部分業界人士拿出來說的理由。以日本新潮社為例,根據他們統計人氣作家的新作品,在全國各圖書館出借的次數,新書出版短短幾個月內就達到數萬冊,只要當中一部份不是用借的而是用買的,書就能夠再版,但當多數圖書館為了服務居民,採購大量新書,讓讀者不用花錢就看到,也就澆熄了這些新書大賣、長賣的火苗,使得出版社、著作人無法在寒風中升起取暖的火焰,只能繼續苦撐。因此,以新潮社為首,日本部分認同這樣觀點的出版業者、作家、版權者、書店也在前年向圖書館提出「新書出借等一年」的請願書。

但也有不少出版業界相關人士認為圖書館、二手書店的存在,是擴大閱讀、降低購書門檻,培養新讀者的重要管道。以「圖書館戰爭」一書,獲得廣大迴響的日本知名輕小說作家有川浩老師,也在自身的部落格中分享了圖書館與書籍銷售之間關係的感想,從她書迷的來信經驗中,有很多的書迷都是從圖書館的書開始認識她、購買她的書,因此她認為圖書館是牽引她書本銷售的重要支柱,若用強硬的手段要求讀者不要去圖書館借書、不要買中古書,壓迫讀者選擇閱讀管道的自由與樂趣,讓出版業者與消費者形成對立,恐怕是最得不償失的。所以,要度過出版業寒冬的方法,還是要做出讓讀者「很想要自己擁有」的書,才是根本解決之道。

圖書館與出版界的現階段敵友關係,非黑也非白

書賣不掉,究竟圖書館有沒有錯?日本朝日新聞社報導曾利用日本的圖書館統計資料、出版書籍銷售、人口統計資料進行了相關係數的統計分析,發現日本書籍銷售金額關係最為顯著的「15~64歲生產勞動人口數」以及「圖書館採購預算」。以嚴謹的統計學分析來看,勞動人口減少會導致圖書館減少採購預算,故兩者存在共線性的可能,所以真正導致日本書籍銷售量下滑的因素,關鍵原因可能還是來自於人口的減少。

然而,從日本的長期數據觀察,日本書籍銷售量的最高峰在1994年前後銷售金額超過一兆日圓,而2014年跌破8,000億日圓,但圖書館個人借書本數則持續上升,從1994年3.6億冊增加到2011年7億多冊,才開始微幅減少,在2014年仍維持有近7億冊的水準,但日本所有的公共圖書館有登錄借書的人數卻達到6千萬人以上,相當接近日本現有勞動人口,占全人口的比率也持續擴大。換言之,日本社會借書、看書的人口增加,但書籍的銷售量卻節節下滑,除了有在賺錢的勞動人口的減少主要元兇外,在出版業界面對薪資成長鈍化、電子資訊普及時的寒風時代,很難說「圖書館為服務居民導致圖書採購過度偏向主流市場」絕對不是落井下石的幫兇。

日本出版社下通牒,不是為了求戰而為求和

在網路世代,資訊查詢模式大幅轉換、電子裝置取代傳統圖書的現在,當全世界都在重新思考圖書館的功能、想著改變圖書館的樣態、摸索對策時,若地方政府政治人物、圖書館的主事者們為了打造自己前途,一昧地討好民眾、消費者,大量採購市場消費力道較強的暢銷文學與大眾小說,讓已經長年貧血的出版業者在還沒調整體質前,就先補上一刀,對一國整體知識、閱讀與創作環境來說,絕對不是件好事。

這次的圖書館戰爭開打前,日本出版業產業公會直接向各地方圖書館喊話,其目的當然不是求戰,而是求和。畢竟一國的創作自由與活力,除了「表現自由」的保障外,「經濟自由」的保障也是相當重要。如果市場持續緊縮,在出版社縮減經費、暢銷書再版可能性下降,在產業相關人的經濟生活無法獲得保障時,如何讓創作者在市場生存、讓更多年輕人參與。而當出版業者市場規模越來越小,會繼續壓縮能存活出版業者的數量,一旦市場被少數廠商寡占時,就可能造成創作自由限縮,形成不自由的惡性連鎖。

讀者、圖書館、書店、出版業的好循環才是關鍵

當公共圖書館在採購預算與營運績效尋求自身的KPI時,或許不應該只考量提高自身的來館人數、書本出借率等,而是思考如何打造一個讓圖書館成為一本好書、一位作家與讀者相遇的地點,讓讀者踏出圖書館一刻時,偶而也會想繞道去書店買本喜歡的書,讓圖書館培養出來小讀者、新讀者成為出版社的消費者、創作者。

出版業者與圖書館的仁義之戰是否會開打,取決於雙方的一念之間,在日本出版業者先禮後兵的請願下,後續為如何發展還得靜待觀察。但台灣出版業界在新任文化部長鄭麗君上台後推動公部門圖書採購改才最有利標外,其餘圖書統一定價制度、維持轉售價格制度等對於書店、出版者在流通市場上較有利的公平競爭制度,都在產業內部彼此意見不一、公平交易委員會長期忽視下,遲遲無法找出幫助出版業與實體書店業者的具體解決作為。

這場由日本出版業產業公會對於各圖書館發動的圖書館戰爭前的請願事件,或許可以讓市場困境更加嚴峻的台灣出版業界的相關業者、關係人,以及中央、地方政府、圖書館主事者一些啟發。

本文作者:葉懿倫,青平台基金會慕哲創新研究中心研究員

參考資料:

1.林智彥,図書館の貸出数が書籍売り上げに影響を与えているかデータ分析,CNET Japan 2015/10/30(金)

2.有川浩,「図書館と出版業界は共存できる」,有川浩と覚しき人の『読書は未来だ!』, 2015/12/25(金)

3.讀賣新聞,ベストセラーなど購入「配慮を」…図書館に要望,2016/11/23(水)

4.日本圖書館協會 :http://www.jla.or.jp/default.aspx

5.日本書籍出版協會:http://www.jbpa.or.jp/

照片來源:Kemm Ell Zee

本系統已提升網路傳輸加密等級,IE8及以下版本將無法支援。為維護網路交易安全性,請升級或更換至右列其他瀏覽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