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為我們的粉絲,為我們按個讚!

新政府財政改革的期許

經濟狀況不佳,景氣陷入衰退。肩負反景氣循環任務的財政政策因財政困窘淪為口號,公共建設預算不足,擴張空間有限。支出結構僵化,政府投資逐年下滑。公共投資占國內生產毛額比重遞減,政府對經濟成長貢獻降低。

馬政府八年執政下來,預算長年收支失衡,政府財政能力低落。歲出規模不斷擴大,但歲入因多項減稅措施,嚴重侵蝕稅基,稅收無法適足成長。減稅討好選民容易,加稅健全財政困難。雖然也有檢討賦稅結構,落實租稅負擔公平的改革呼聲,但實際推動困難,成果有限。

財政體質弱化,債務高漲,新增政務財源籌措困難,財政困窘導致政府施政的困境,馬政府也嚐到了苦果。馬英九2008年競選時承諾將投入2.65兆推動「愛台十二項建設」、「四年內將文化觀光預算提高至總預算4%」、「國防預算不低於國內生產毛額3%」⋯諸多華麗的政見需耗費大量預算始能執行,但八年來卻無法完成,競選政見跳票。除了競選時未適當評估,為獲得選票而輕率承諾外,背後一大原因係因近年來政府支出無節制,導致當前財政已落入極大難關。

2016年新政府,應避免重蹈馬政府覆轍,財政改革應把握幾項重要原則:
首先,財政支出的編列應更為謹慎、穩健。「參與式預算」或者其他公民審議機制的建立,能讓財政資源的分配更公平,讓政府的運作更開放,更能容納民眾的參與,新政府應積極推動。開放民眾參與預算的編列、審查,並監督預算的執行監督,將會是財政制度的透明與效率提升的關鍵。

其次,釐清當前財政問題的根源與稅制的結構問題,才能深入思考如何推動財政改革;重建稅制,讓稅收融通財政所需。長期經濟成長掛帥的思維之下,追求經濟成長與國際競爭力,依賴租稅減免為政策工具;其結果不僅導致連年財政結構性赤字,國民租稅負擔率更降為世界最低。租稅失去財政主體性,賦稅淪為經濟成長附庸,稅制健全原則遭到破壞,導致缺乏縮減貧富差距效果,所得分配不均問題持續擴大。

第三,租稅公平、「善待薪資所得納稅人」、「不動產稅制合理化」等主張,是必須堅持的核心價值。當前稅制的偏頗,薪資階級的租稅負擔沈重,加重中產階級消失的M型結構。所得稅更淪為薪資稅,資本利得,不是不課稅,就是被輕課。賦稅制度公平性受到質疑,也因負擔沈重,稅制重分配效果低,惡化貧富差距擴大的社會現況。

第四,新政府的稅制改革應記取遺贈稅的錯誤與證所稅失敗的教訓。2009年以吸引資金回流為名義,遺產贈與稅最高邊際稅率由原本的50%大幅降低至10%。海外財富或許能因此回流台灣,但是卻因為未能導入實體投資,反而加重房地產炒作,造成貧富差距進一步惡化,讓年輕人在都會區買不起房子,助長房市泡沫化,惡化少子化的國安危機。馬政府雖然也一度標榜租稅公平,復徵證所稅,但缺乏意志,修法方式投機取巧,政商關係畸形,政策態度反覆,造成對股市運作的凌遲,最終以失敗收場。

最後,稅制革新應該全盤審慎評估,不能片面思考,且改革應長期穩健推動,不能冒進。特別是馬政府稅改失敗陰影仍深,當前經濟情勢不佳,稅制改革的推動應當保守為上策,通盤檢視整體稅制問題,進行長遠規劃,才能奠定下階段租稅改革的成功基礎。

照片來源:la swimming yuu

民報:新政府財政改革的期許

本系統已提升網路傳輸加密等級,IE8及以下版本將無法支援。為維護網路交易安全性,請升級或更換至右列其他瀏覽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