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為我們的粉絲,為我們按個讚!

《韓式居住正義》系列報導4:南韓無殼蝸牛夜宿仁愛帝寶 租金貴就住「合作社」吧!

一般人都聽過合作社經濟,但聽過合作社住宅嗎?一群韓國年輕人面對首爾的高房價與高租金,突發奇想,發起了「合作社住宅」,由上百位無殼蝸牛聯盟會員們集資,墊付高額的押金承租公寓,再分租給年輕的房客們共享空間,過互助式的生活。住戶兼管理人的黃敘淵說,很多年輕人沒錢會去住雅房,「但是雅房太小又太孤單了,來住合作社住宅吧!」

 

文/蔡百蕙、賴映秀

一般人都聽過合作社經濟,但聽過合作社住宅嗎?一群韓國年輕人面對首爾的高房價與高租金,突發奇想,發起了「合作社住宅」,由上百位無殼蝸牛聯盟會員們集資,墊付高額的押金承租公寓,再分租給年輕的房客們共享空間,過互助式的生活。住戶兼管理人的黃敘淵說,很多年輕人沒錢會去住雅房,「但是雅房太小又太孤單了,來住合作社住宅吧!」

目前,韓國的無殼蝸牛住宅公司已在首爾經營了3處合作社住宅,純粹是年輕人為了自力救濟而發起,但也可以說是韓國住宅政策下的產物,因為在韓國,與住宅相關的社會福利資源,與台灣相當地不同,並未優先考慮青年,首爾的社會住宅更直到最近,才開始注意到單身年輕人的居住需求,「我們年輕人領不到住房津貼。」黃敘淵說。

《ETtoday東森新聞雲》實際拜訪了去年12月才開始運作的合作社住宅,靠近市中心熱鬧的購物區新村。一進大門,第一眼看見的就是一個共享書架,放滿了所有住戶希望分享的書籍,接著上樓,發現房客全是25到32歲的年輕上班族,在3層樓的公寓裡住了13個人,每個房間由2或3 人共享,居住方式倒有些像成人版的學生宿舍。這一天正好是其中二位住戶的慶生派對,於是在晚餐後,所有人全擠到了2樓的廚房,一起唱歌、切蛋糕、喝啤酒!原來,這正是為什麼黃敘淵說,沒錢去住傳統雅房會太孤單。

由於韓國傳統的租屋方式「傳貰」,不採月租,而是採一次繳一筆龐大押金的方式,對剛出社會的年輕人是很大的負擔。因此,迄今每一處的合作社住宅,都由無殼蝸牛住宅公司向聯盟會員們集資後,出面承租,再分租給有需求的年輕人,房客們共享房間與空間,就形成了特殊的合作社住宅。黃敘淵強調,無殼蝸牛聯盟會員募集的資金並非捐款,而是支付2.5%利息的借款,僅管許多會員強調無所謂多少利息,純粹只是想幫助年輕人。

來住合作社住宅能省多少錢?透過「合作社」的方式,以每個房客分到約4.5坪的空間來計算,市價押金和租金分別是1千萬和45萬韓元(台幣12,800元),這裡卻只要付60萬和23萬韓元(台幣6500元),足足少了一半!

此外,第3個合作社住宅與之前二處非常不同,正是因為前2處模式的成功,啟發了首爾市政府的青年住宅政策,於是主動表示願意提供70%的資金,協助承租第3 處的合作社住宅,也吸引了建築事務所出資興建,設計上更加入了無殼蝸牛住宅公司對共享空間的想法,是第一棟100%為了合作社住宅量身打造的建築。

無殼蝸牛住宅公司由無殼蝸牛聯盟成立,前身是一個不到十人的延世大學社團,認為自己的問題要自己救,畢業後乾脆成立了無殼蝸牛聯盟等團體,解決青年居住問題。

這群熱血的韓國無殼蝸牛青年們,因為對年輕人居住權的關心,去年10月甚至遠渡重洋,自費飛來台北參與巢運!黃敘淵說:「我們聽說了台灣有類似的問題,房價太高,可是青年的就業率低,所以我們決定來聲援,還去睡了仁愛路,夜宿帝寶。

一個進步的城市裡,應該有多元的、可負擔的居住選項。在房價高漲的年代,除了打房及社會住宅的討論之外,或許首爾新興的合作社住宅,可以提供解決青年居住問題的另一種想像。

本系統已提升網路傳輸加密等級,IE8及以下版本將無法支援。為維護網路交易安全性,請升級或更換至右列其他瀏覽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