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為我們的粉絲,為我們按個讚!

政策研究

教育平台
2019-03-26
編按: 明定大學學術自由與大學自治之精神的《大學法》,自1994年修正至今已22個年頭。近年來僅管有幾波《大學法》修正的討論與零星修正,卻缺乏有組織性的通盤檢討,過程中,大學生仍因制度的綑綁限制,發聲鮮少被重視。而近年仍舊有各大學發生諸如軍警入校與大學自治的矛盾、學權爭取的困境、學生參與校務的限制等等爭議與難題,再再突顯學生參與校園公共事務的權利,爭取攸關學生受教、生活的各種福祉,仍被大學諸多權力關係及利益糾葛掩蓋。我們將麥克風還給年輕人,請他們讓我們知道目前台灣在推動大學自治的過程中,學生所面臨的處遇。 文/ 李奕萱
財稅平台
2019-02-25
文:蘇慧君(青平台基金會研究員) 所得稅制在近代史上從來不是一成不變,而是隨經濟發展及財政問題的不同而改變。其在世界各國之變遷從19世紀初至1980年代,至少可從三個方面觀察:第一,由臨時稅性質發展到經常稅性質;第二,由比例稅率發展到累進稅率;第三,由分類或個別所得稅發展到綜合所得稅。 北歐各國自1990年代以來即已陸續採行的雙元所得稅是前述所得稅制長期發展趨勢中,「由比例稅率發展到累進稅率」以及「由分類或個別所得稅發展到綜合所得稅」的逆轉。但它並不是完全回歸到過去的分類所得稅制,而是為因應綜合所得稅制在實際施行上遭遇到的挑戰所發展出來的新稅制。 在過去,一般認為,綜所稅的最大優點在於,對納稅義務人所得採取全含所得(comprehensive income)累進稅率課稅,符合量能課稅的原則。而且,由於對所有的所得都相同地對待,納稅人無法透過在不同所得之間的轉換來減低租稅負擔。然而,實務上卻不容易完全達成這個理想。
財稅平台
2019-02-20
此次稅改,最受爭議的部分當屬股利所得的分離課稅。除了引發圖利大富豪的質疑外,也將我國個人所得稅制推向了一個分水嶺。台灣目前在名義上雖仍為綜合所得稅制,但在實質上,已朝逐漸向分類所得稅制發展。 除了這次稅改中,增加納稅人可選擇分離課稅的股利所得之外,我國個人所得稅制中,原本即已存有許多所得項目屬分離課稅。按照稅率的不同,又可分三類: 第一,短期票券之利息所得(如一年內到期之國庫券、可轉讓銀行定期存單、銀行承兌匯票、商業本票及其他經財政部核准之短期債務憑證等),採20%比例稅率分離課稅。 第二,個人持有公債、公司債、金融債券之利息所得,按10%稅率分離課稅。 第三,依據金融資產證券化條例與不動產證券化條例所發行的資產基礎證券、受益證券與相關證券所分配之利息,採6%之稅率分離課稅。 此外,還有兩種資本所得不必按綜合所得稅的規定繳納。
法政平台
2018-11-21
文:劉璐娜 參加了「拒絕『夜襲』意識形態」連署行動記者會,讓我有責任希望可以跟大家好好談一談這次選舉對年輕世代的影響和衝擊。 選舉和公投在即,由於工作屬性和關注,我們和不少青少年朋友一起工作,也對目前選舉有不少交流。今年的選舉和公投立場極端對立,我們觀察到世代間觀念和理念的差異。不少父母長輩和孩子之間對價值的選擇和主張不同,從台灣國家正名、同志平權、落實性平教育和永續能源選擇等等,都有極度的落差。
財稅平台
2018-11-21
【編按】 始於前行政院林全院長任內的所得稅法修正草案,由財政部於去年九月一日林全院長卸任前夕公布,雖然草案公布後引發眾多爭議,但最後仍於今年一月十八日在立法院臨時會中三讀通過。 行政院最初推動這場稅改的主要緣由,在於解決所得稅制存在內外資稅負差距過大引發假外資的問題,因此,兩稅合一以及股利課稅的改制自始便為此次稅改研議的重點。儘管最後財政部透過修改多項稅法內容而將此次稅改定調為使全民獲益的全民稅改,但仍不斷遭致圖利富人、甚至是「劫貧濟富」的批評。
人權平台
2018-11-21
文:劉璐娜 選舉和公投在即,由於和不少青少年朋友一起工作,我們當然對目前的選舉有不少交流。在今年的台灣選舉和公投立場的極端對立上,我們觀察到世代間觀念和理念的差異,也就是不少父母長輩和孩子之間對於價值的選擇和主張不同,從台灣國家正名、同志平權、落實性平教育和能源選擇等等,都有極度的落差。 而在此刻,卻有候選人帶領其支持者高歌軍國主義象徵的「夜襲」。這所謂何來?目的在哪裡? 多數年輕世代不太能理解為何長輩為何慷慨激昂高唱夜襲這首反共抗戰歌曲,這些長輩的敵人在哪裡呢? 那台灣的敵人在哪裡呢? 多數年輕人大概很難理解這應該是一場價值選擇的民主選舉,為何會有候選人有這麼多玩弄和羞辱民主的作法,也高度表達對軍國主義威權統治的嚮往,這對年輕世代而言是非常不可置信和搞笑! 然而,這卻是很嚴肅的提問,也是台灣正面臨的危機。
財稅平台
2018-10-02
【編按】 始於前行政院林全院長任內的所得稅法修正草案,由財政部於去年九月一日林全院長卸任前夕公布,雖然草案公布後引發眾多爭議,但最後仍於今年一月十八日在立法院臨時會中三讀通過。 行政院最初推動這場稅改的主要緣由,在於解決所得稅制存在內外資稅負差距過大引發假外資的問題,因此,兩稅合一以及股利課稅的改制自始便為此次稅改研議的重點。儘管最後財政部透過修改多項稅法內容而將此次稅改定調為使全民獲益的全民稅改,但仍不斷遭致圖利富人、甚至是「劫貧濟富」的批評。
財稅平台
2018-10-01
【編按】 始於前行政院林全院長任內的所得稅法修正草案,由財政部於去年九月一日林全院長卸任前夕公布,雖然草案公布後引發眾多爭議,但最後仍於今年一月十八日在立法院臨時會中三讀通過。 行政院最初推動這場稅改的主要緣由,在於解決所得稅制存在內外資稅負差距過大引發假外資的問題,因此,兩稅合一以及股利課稅的改制自始便為此次稅改研議的重點。儘管最後財政部透過修改多項稅法內容而將此次稅改定調為使全民獲益的全民稅改,但仍不斷遭致圖利富人、甚至是「劫貧濟富」的批評。
本系統已提升網路傳輸加密等級,IE8及以下版本將無法支援。為維護網路交易安全性,請升級或更換至右列其他瀏覽器。